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走朝阳,踏历史足迹
发表时间:2020/6/19 10:17:26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李学英

曹操:登白狼望柳城


       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的八月,身长七尺,细眼长髯的曹操,站白狼山脊望山下袁氏的数万骑兵,心里暗暗吃惊,自己骑兵刚近万人,且行军疲惫,如何对付得了数万?脚下的白狼山此时犹如真正的白狼,眼眸的光芒让人阵阵胆寒。最起码这具备了狼的野性。这是争夺之战---柳城,柳城之战。


       柳城在朝阳的历史上有汉柳城、燕柳城和隋唐柳城。这里所说的就是汉柳城,在今辽宁省朝阳县十二台乡袁台子村。“柳城”之名的来历,史书上并无记载,只在民间流传着“柳仙”变“柳姑”,不管“柳姑”的传说是真是假,“柳城”的名字还是和柳树有关,即盛长柳树之城。


       而白狼山,在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驻地大城子镇南30公里,为山嘴子镇和白塔子乡的界山,松岭余脉。呈东北---西南走向,延伸12平方公里。主峰海拔881米。《汉书•地理志》中说:白狼县有白狼山,故以县名。又据史书记载:十六国后燕慕容垂曾北平乌桓,为占领有利地势进入白狼城。慕容熙时置白狼县。汉称白狼山,北魏称白鹿山,清初为大羊石山,现地图标为大阳山。“绝顶人险红日近,极东海与白云连。”站在山顶可望渤海日出。


      柳城之战,是曹操戎马生涯中长途奔袭的艰难一战。乌桓,亦作乌丸,原与鲜卑同为东胡部落之一。自匈奴击破东胡后,乌桓役属于匈奴。后来汉将霍去病击破匈奴左地,因徙乌桓于上谷、渔阳、右北平、辽东、辽西五郡塞外,并在幽州置护乌桓校尉,监领乌桓,使不得与匈奴通联。新莽建立,乌桓又降匈奴。东汉初,乌桓常与匈奴联兵扰乱代郡以东各地。光武时,乌桓一部南迁,并置乌桓校尉于上谷宁城。


      汉末大乱,朝廷屡次征乌桓部落镇压起义。后来,张举、张纯等造反,利用幽州乌桓,寇掠青、徐、幽、冀四州,屠戮百姓。《三国志》记载:“三郡乌丸承天下乱,破幽州,掠有汉民合十余万户”。公孙瓒,刘虞和袁绍也都利用或者对抗过乌桓。初平元年(190),辽西乌桓大人丘力居死,其侄蹋顿即位,有武略,统一辽东、辽西、右北平三郡乌桓。“蹋顿又骁武,边长老皆比之冒顿”。当时他们活跃在今天大小凌河以及科尔沁草原一带。袁绍灭公孙瓒占河北,又占三郡乌丸,“宠其名王而收其精骑”。《汉末英雄记》记载,袁绍在给乌桓的文中说:“控弦与汉兵为表里,诚甚忠孝,朝所嘉焉。”曹操攻南皮时,乌桓就蠢蠢欲动,二袁投奔更是直接导火索,曹操北征乌桓势在必行。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曹操破袁绍于官渡。建安六年在仓亭再败袁绍。建安九年占领邺郡。建安十年斩袁谭于南皮,袁尚和袁熙投奔北方乌桓部落。夏四月,乌桓攻鲜于辅于犷平,秋八月曹操赶到,将乌桓逐至塞外。建安十一年四月破壶关,秋八月东征海贼管承,彻底解除关内的忧患;同时,曹操开始着手准备北征辽西乌桓,由董昭负责开凿了两条漕运:平虏渠和泉州渠,便于运粮北上。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五月,曹操率领大军抵达无终(今天津市蓟县),兵临塞口,准备出滨海道,过碣石,进攻柳城。从曹操此次北上带到无终的将领来看,除了本地人,还有骁勇的“骑将”张辽、徐晃、张合、张绣、韩浩、史涣、鲜于辅、阎柔、曹纯;另外有郭嘉等谋士。大军即将启程,天公却不做美,夏秋季节大雨连绵,“浅不通车马,深不载舟船”,“傍海道”泥泞一片。于是曹操在徐无山(今河北玉田东北二十里)请出了当地的“地理通”---田畴。田畴引导曹操走“卢龙塞”。“卢龙塞”是著名的古道,《三国志》记载:“旧北平郡治在平冈,道出卢龙,达于柳城;自建武以来,陷坏断绝,垂二百载,而尚有微径可从”。这条路就是今天河北喜峰口到冷口一线,这条路上有几个著名的历史故事贯穿。东晋时前燕慕容儁进兵中原,经由此塞;明末皇太极避开袁崇焕的山海关防线,从喜峰口突进遵华,进围京师,使崇祯逼死袁崇焕,史称“己巳之役”;日本侵略中国时,国民党二十九军在喜峰口抗击日军,阻止其进关,在此血战。英雄之路,沧桑之路,一一走过。


      七月,曹操抛弃辎重,从无终出发,命人在滨海道旁立个牌子,上书:“方今暑夏,道路不通,且俟秋冬,乃复进军”,表面是通令全军的路标,表面导致麻痹。乌桓人真的看了,真的信了“诚以为大军去也”,高枕无忧。许多事情因单纯而丧失。乌桓无论如何没想到曹操会出卢龙塞。在田畴的带领下,曹军过卢龙塞,出关,一路逢山开路,遇水叠桥,尤其是塞外“五百里”绝地,大大延缓了曹军的行程。直到到达平冈一带,曹军才真正可以急行奔袭。实际上即使是到了平冈,离柳城还是有百余公里的距离。曹操真不愧是战术大师,曹军一直急行军到距离柳城不足二百里的白狼山附近。二袁与蹋顿、辽西单于楼班、右北平单于能臣抵之才仓皇集结数万骑向西迎敌。两军在白狼山遭遇。这是场遭遇战,其实也是场决战。如果曹操战败,那么全部曹军势必在辽西全军覆没,卢龙塞口,滨路汪洋,没有退路。如果乌桓战败,那么他们的柳城势必失守。当时乌桓的优势是以逸待劳,兵马盛众,但他们面对曹军的到来却措手不及,而且和其他游牧民族一样,他们单兵能力强,但整体作战弱。曹操的优势是出其不意,手下都是勇冠三军的猛将和百战余生的精锐骑兵和“虎豹骑”。


      八月,在白狼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曹操登白狼山观敌阵,看到乌桓军阵不整,阵形松散,便命令张辽、张合二人为前锋冲阵。别人也许害怕,张辽可不怕,他“劝太祖战,气甚奋”,曹操看他气吞山河,勇猛无畏,“壮之,自以所持麾授辽”,张辽拍马下山,直冲敌阵,在张辽的带动下,曹军的精锐骑兵与乌桓骑兵在白狼山下相撞。徐晃、张合、韩浩、史涣、鲜于辅、阎柔、曹纯奋勇争先,数万骑兵的大混战,血流成河,尸体成山。


      乌桓原本就人心惶惶,一看曹军如此勇猛,其阵行开始崩溃,混战中,曹纯麾下虎豹骑“获单于蹋顿”,人头落地。乌桓群龙无首,最后终于被杀得七零八落,“死者被野”,三郡乌桓的主力骑兵在这场决战中开始全面崩溃,《三国志》记载:“虏众大崩,斩蹋顿及名王已下,胡、汉降者二十余万口。”白狼山之战曹操大获全胜,并一举平定了三郡乌桓的“亲袁势力”,直接占据柳城。曹操大破乌桓,占据柳城,袁尚袁熙投奔辽东公孙康。不久,公孙康杀二袁,归顺曹操,这就是著名的“隔岸观火”。至此,曹操北征之战大获全胜。九月,曹操从柳城胜利回师。曹操此次作战,历时近一个月,行程400余公里,其中包括无数的山河险阻,难行之地,还有一次大型遭遇。解除了“三郡乌桓”对中国北部的威胁,扫清了袁氏的残余势力,彻底统一河北。并且收编乌桓精骑,增强了自己的军事实力。曹操在相搏中成就自己,成就霸业。


       建安十二年九月,曹操从柳城班师,此时滨海道可行,曹操途经碣石,策马上山,遥望渤海,回想自己功盖寰宇,意气风发,于是留下《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一千七百四十七年之后,毛泽东写下了《浪淘沙•北戴河》:“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两个伟人,一种心境,只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而已!


秦开:人质的叙说


       也是在秋天,中原的土地没有一棵庄稼,北方的草原没有一棵草。一条马蹄踏过的土路上烟尘四起,黄沙飞扬。一支步行的队伍拖拖沓沓由南向北,队伍中的人肥衫长裙,不论男女,不论老幼,色彩斑斓。队伍的前后左右时常有策马而过的匈奴人,穿着褐色的衣裤,挥舞着手中皮质的马鞭,驱赶着步行的中原人加快步伐尽量在天黑前抵达。步行的队伍中还有一位少年,一看便知中原人士,可他却斜坐马背,他不会骑马,他的裙服不允许他驰骋天下。他没因烟尘的相随而黯淡无光,反而他不失风度的翩翩,少年一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果不其然,他是燕国旺族之后,此行作为人质前往胡地。


      他叫秦开。后来成为燕国大将。“燕有贤将秦开,为质于胡,胡甚信之。归而袭破走东胡,东胡却千余里,与荆轲刺秦王秦,开之孙也”“后子孙稍骄虐,国人离志,燕乃遣将秦开攻其西方,取地二千余里,至满番汗为界,朝鲜遂弱”。《史记•匈奴传》《三国志•东夷传》都有记载。


      战国时,朝阳属于燕地,北部,是进入中原出入东北、内蒙古地区的重要门户,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边防重镇和兵家必争之地。那时也是北方游牧民族活动的频繁期和燕国各方面的薄弱期,于是燕北成为中原王朝和北方游牧民族较量的主要战场,一时间烟尘滚滚,马嘶人嚎。最后有燕长城为证。


      也许是北方游牧民族所处地理位置的差异,没有多少粮食可以果腹,更没有中原精细的衣饰可以安逸,他们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白云和地上奔走无常的牛羊。为了生存,他们南下。依仗着自己强壮的体魄,骚扰中原,横行乡里,烧杀抢掠,燕地边城的居民只能背井离乡,丢下身后曾经的故乡。


      秦开就是在这样的一次掠夺中被强势的胡人作为人质走进东胡的,当然也是燕为避锋芒,行此计策。


      晨阳下,炊烟里,在母亲无数次的张望中,在胡地他再也没有吃过母亲亲手煮的温软而馨香的米饭,而是生硬的牛羊。外出时,秦开脱去长裙,换上短裤,第一次正式骑在马上,这是一次飞跃,一次前行,一次义无反顾的尝试。


      入乡随俗。接受胡人的习惯不过是件最小的事,也是最容易做到的事。其实他还有更大的事要做,而且要做得天衣无缝。这需要智慧。乖巧的秦开处事谨慎,为人的小心使他很受东胡的信任,于是他借机了解东胡的地理环境,掌握虚实,通晓风情,熟悉战略,并默记于心。


      茫茫草原,归心似箭。不归之痛,时时侵扰。


      难,更要前行。一次贩马途中,蓄谋已久的秦开脱离了队伍,恰巧燕国的队伍巡防经过。回国后,秦开被任命为大将,开始了他训练兵士生涯。此时燕国国君为历史上有名的燕昭王(还有一说,说秦开却胡的年代在武成王)随着昭王励精图志,燕国国力已经逐渐强盛,眼看东北边境人民遭难,他下定决心彻底平定边患。对于带兵打仗的人选,他思考了很长时间,最后决定将率军驱胡重任交给在东胡做过人质的秦开。秦开是燕国名将,非常富于作战经验,久经沙场,百战百胜,并对东胡的情况十分熟悉,公元前283年秦开率军迎战东胡,燕军自西向东,由妫水流域(今延庆境内)向密云地区的渔水(今白河)、鲍丘水(今潮河)流域推进,一路斩关夺隘,马踏平川,东胡军虽奋力抵抗,却无法阻挡燕军凌厉的攻势,只得一路退却,燕军乘胜追击,接连收复失地。在连连胜利之下,燕军士气更加旺盛,一鼓作气向东北追歼东胡。抵抗无用,一直退却到千余里外的今西辽河上游。此时的秦开站在燕北边地,谋划安定策略。效法赵国,动员军民大修障塞,于是长达两千多公里的燕国北长城现在依旧存于今天的建平北部,不过只是其中的一段,不过只是如今风雨的侵蚀,残存破败,却也依稀可辨。后来,燕又在广袤的新领土上陆续设立了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诸郡,燕在幅员上一跃超过赵齐越三国,仅次于秦楚,在列国中位居第三。


      不能准确地叙述秦开却胡的经过。因为秦开的叙述也是断断续续不甚完整,更何况史书记载不多,但在同一时期发生的“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记载较为详实。在拉锯一样的战争中,交流是互相的。不论中原汉族还是边疆少数民族,他们在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大背景下,共同有着开放的思维谦卑的心态。中原不以大民族正统而自居,能够虚心向胡人学习。东胡以游牧为主,生于苦寒之地,对迁徙、运动交流和适应四季鲜明的北方气候有着相对实用的先进经验和技术。胡服---即当时北方少数民族东胡人穿的衣服。他们是最早穿裤子的民族。胡人的服装不单单方便于骑马和抵御冬季的严寒,和中原地区的服饰相比较,他更适用于生产、生活需要,中原服饰的不便以致于秦开做人质之初,不能骑于马上。


      至于骑射,战国以前中原人只是用马匹来驾车,没有想到用其驮运货物。赵武灵王和秦开学习并且使用了胡人的方法。广泛地将马匹运用于驮运。“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提速了嘛,使得妃子也有了口福。尤其是将骑兵大规模的使用于战场。学习胡人的服装服饰,对马匹的广泛使用,不单单是赵武灵王强大了赵国,秦开为燕国拓疆三千里强大了燕国,还对当时的社会和我们的民族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相学之风,成为时尚,而这种尚学之风一直维系到唐“安史之乱”以前。汉唐时期空前的盛世也应该是一种必然。人们没有所谓的正统、中心之国、汉民族唯我独尊的狭隘民族主义情结。从春秋战国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到汉朝的文景之治、光武中兴乃至唐朝的贞观之治、开元盛世,民族文化空前活跃,生产力高度发展,汉唐之风对今天中国的影响乃至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


      2007年的10月,在首都博物馆笔者参观了古希腊雕塑艺术展,来自卢浮宫的178件展品让笔者大饱眼福且兴奋不已。这些作品是世界雕塑艺术的巅峰,说明古希腊的文明对世界产生着深远的影响。与之相对应的春秋战国时期,西方还有政治、军事较强大的罗马帝国和文化、科技,但就综合国力而言,西方世界比我们要逊色得多。这一点从巍巍壮观的匈奴西迁引发欧洲人的大迁徙可以得到证实。


      广泛的“胡化”现象,正是当时融合有欧亚大陆草原文化的北方民族文化进入中原汉文化区域的表现。正如苏秉琦先生所言:“‘五胡’不是野蛮人,是牧人。他们带来的有战乱,但不止是战乱,还有北方民族的充满活力的气质和气魄。”而正是这种气质和气魄,使中华民族文明得以增添新鲜血液,并向更深、更广的领域发展。也正是这种气质和气魄,使东西文化的交流与交往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局面,并为隋唐时期东西文化交流的进一步发展并达到鼎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唐太宗:柳城祭兵士


       天,冬天来临前沉郁的气象。辽西的大凌河没有了夏日的奔放,却也不是冬日的肃杀,此刻大凌河水懂事的安静地向前流去。岸边,一身素缟,雪白披袍,素色纶巾,器宇轩昂的男人一脸悲怆:“上天有灵,大地有情,接纳我血染疆场的英勇男儿……”场内一片肃目,场外杀猪宰羊祭天祭地为在唐太宗东征高丽战死疆场的两千多士兵做最后的祈祷。那个白衣素巾声情并茂慷慨祭文的人正是唐太宗。


      高丽是生活在东北的一支少数民族。贞观十六年十一月,高丽大臣盖苏文杀其王高建武,立高建武侄高藏为王,自称莫离支。是年,百济攻占新罗40余城,复与高丽连兵,谋绝新罗入唐之道。十七年九月,新罗向唐求援,唐于次年正月遣使至平壤劝盖苏文罢兵,遭拒绝。太宗得知,欲亲征高丽。七月下令造船400艘载运军粮;遣营州都督张俭等率幽、营二都督府兵及契丹、奚、靺鞨等部先击辽东,以观其势;任太常卿韦挺为馈远使,河北诸州皆受其节度;以太仆少卿萧锐运河南诸州粮入海。


      十一月,太宗至洛阳,以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领兵4万余,战舰500艘,自莱州(今属山东)渡海直指平壤;以太子詹事兼左卫率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领步骑6万及兰、河二州胡族兵马直趋辽东,与张亮合势,水陆并进。不久,诸军云集幽州(治今北京城西南)。十二月太宗诏诸军及新罗、百济、奚、契丹分道击高丽。


      十九年二月,太宗亲佩弓矢从洛阳出发东征趋幽州。李绩军发柳城(今辽宁朝阳),向怀远镇虚张声势,而实则潜师北进。四月,李绩军出其不意地从通定(今新民西北)渡过辽水,进至玄菟(今沈阳东),高丽大惊,城皆闭门自守。五月,张亮等率舟师渡海袭占卑沙城(今辽宁大连市金州区东大黑山),俘8000口。李绩军进逼辽东城(今辽阳)下。盖苏文以步骑4万援辽东,李道宗领骑4000迎击,李绩引兵相助,大败其援军,斩千余人。太宗渡过辽水,撤桥以坚军心;并亲领精兵与李绩围辽东城,杀高丽兵万余人,获城民4万口。六月,李绩攻白岩城西南,太宗临其西北督战,迫高丽守将孙代音投降。在攻安市城(今海城东南营城子),战斗中李绩领步骑1.5万人于西岭列阵;命长孙无忌领精兵1.1万为奇兵,自北山出狭谷,攻延寿侧后;自领步骑4000,隐蔽于北山上,并告诸军闻鼓角声即齐出奋击。次日,长孙无忌军开始行动,军士薛仁贵着白衣率先冲入高丽援军阵中。七月,太宗移营安市城东岭,八月又移至城南,李绩认为,越过安市而攻建安后经过几次战役,双方形成对峙。太宗见天气日益寒冷,粮食将尽,不宜再攻,遂于九月十八下令撤军。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阴历十月十一,唐太宗班师途中来到营州(今朝阳)召开追悼大会,亲自祭奠战死者亡灵。太宗认为这次东征不算成功,损兵折将两千,战马损失十分之七八。于是颁发诏书,命令各路军把阵亡的士卒骸骨收集起来,葬于柳城(今朝阳县十二台乡袁台子村)东南,又亲祭将士,操起狼毫在素宣上泼墨写下行行祭文,随从大臣和战死者亲人十分感动。其父母闻之:“吾儿死而天子哭之,死何可恨。”太宗在朝阳逗留10天,处理完善后事宜,于十月二十一离去,“从飞骑三千人,驰入临榆关。”得人心者得天下,贞观之治盛景的出现不是偶然。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