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野菜岁月
发表时间:2020/7/29 10:17:51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陈杰

匆匆走在小城的人流中,大街上各种录音叫卖声不绝于耳。那时高时低短促或悠长的声音,吊着小城人的胃口。“苣荬菜大饼子”“榆皮面饸饹”“刺槐花馅大饺子”……听着小贩儿们极尽野菜之能事,吸引人们的味蕾。我的思绪被牵扯到童年,吃野菜的岁月。那些熟悉的野菜饭,诱惑我们的肠胃,唤醒我们的记忆。

七八岁的小孩子,最愉快的时光是傍晚。放学了,我们拉帮结伙,挎着筐,小燕子般飞出小院。大家一手拿玉米面大饼子,一手拿蘸了酱的寸把长的葱叶。呼朋引伴,成群结队,迈着轻快的步伐,一边吃一边唠,向青纱帐般的庄稼地走去。

那时候的庄稼地,真是宝地,会魔方似的变换出无数种野菜。苣荬菜、苦麻子、羊角叶、大苦苗……初春时的杨树叶儿、柳树狗儿,马莲菜儿,初夏时的刺槐花,龙葵叶儿、马齿苋。雨后上山捡蘑菇,连雨天过后,去河套边捡地瓜皮,到沟里挖山葱山韭菜,撸饭粒花……喔,太多种可吃的野菜,与我结下很深的缘分。它们帮我们度过饥饿,为清苦的岁月打一次次牙祭。

我们睁大眼睛,动用小脑瓜,手脚并用,把菜篮装满,兴致勃勃挎回家。挖菜回来,奶奶和妈妈忙碌地摘菜洗菜。我们则玩疯了:撞拐、跳房子、打江、跳绳,或者坐在当街石板地上,拿皮球捡嘎啦,猪嘎啦,羊嘎啦,哗啦哗啦地响,老远就听得见。红白包坑的争论,老远也分得清哪个伙伴的声音。等到各家妈妈们大呼小叫着自家孩子的乳名,等到各家烟囱飘出或黑或白的炊烟在小村的街巷飘散,等到各家饭菜的香味弥漫了石板街道,我们就急三火四,不管不顾向自己家跑去。那熟悉的一豆灯光格外温暖,格外明亮。

我们呼哧呼哧跑回家,气还没喘匀,就看到自家饭桌上摞着一摞薄薄的高粱面单饼。一盆稀稀的玉米面糊糊,静静沉于盆中。一盖帘嫩生生的苣荬菜格外引人注目。再加上自家的生菜小葱黄瓜,一大海碗粗咸菜条浸润在红彤彤的咸菜汤中。还有一大碗土豆炖豆角。这是我们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辽西农村普通家庭晚餐的最强阵容。

农村夏季,过水饸饹是最令人向往的饭食了。因为当时缺少白面,我们把放倒的榆树皮扒了晒干加工粉成细面,掺在玉米面高粱面里增加黏性。用饸饹床压饸饹,那瀑布般的红缎黄缎,在热气氤氲中,纷纷落入沸腾的开水锅里。再用切细葱丝炝锅甩一大碗鸡蛋汤作卤汤。一家人吸溜吸溜吃饸饹的声音,那才叫响。不想吃饭的人,听见这响声,也想吃一碗。至今,我还记得我们姐弟鼓腮屏气吃饸饹的样子,耳边那种咂嘴吸饸饹的声音回味无穷。这香喷喷的饸饹,老榆树功不可没。

我还吃过杨树叶大饼子。吃过刺槐花馅大饺子,吃过榆钱儿片汤,吃过马莲菜盒子,太多太多的野菜饭,数不胜数。令人舌液生津的是一种叫作布拉的饭,挺有趣。它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从一种小矮科灌木上把开的饭粒花撸来,摘净树叶开水翻身,把开水烫过的高粱面或玉米面和的不干不湿,用手攥成团即可。再和开水翻身过粉盈盈的饭粒花搅拌均匀,撒上盐花,均匀洒在蒸屉上。开锅十五分钟就可食用。佐以咸菜汤杀葱叶,那种筋道与咬劲,那种红黄绿的搭配,吸引着我们的眼球,烙印在我童稚的内心。

我还吃过地瓜皮酱。连雨天过后,河套两岸格外湿润。我们在开满鲜花的河岸跑,嗅着花草味,土地的腥气,追逐着蜜蜂蝴蝶。有时连雨天长,地面就起地瓜皮。它黏黏的滑滑的,粘着草叶沙泥,非常少。有时我们只捡一大捧。妈妈要涮许多遍,才能不牙碜。打两个鸡蛋,与和稀的大酱,猪油炝锅,把鸡蛋酱与地瓜皮搅拌均匀,往热锅里一轮,炒菜香鸡蛋香溢满全屋。这时,我们无论谁烧火,都会拼命拉风匣。而妈妈一边铲酱一边说:“糊了!糊了!傻丫头。”这顿饭,不管是玉米面饼子,还是高粱米粥,都下得奇快。七八口人吃一碗地瓜皮酱下饭,还得够吃,你想想这酱要多咸才够吃。想起来令人流泪。而另一面,野菜充当了我们伙食中的细菜,丰富了我们的肠胃和味蕾。令人心生感恩。

艰难清贫的生活,反倒让我们的父母坚韧刚强,不向困难低头,不向清苦岁月叫屈。如果幸福只是绿色海洋中的星星点点,我们负责寻找食材,母亲大人们才是烹调神厨,把那一种种野菜驯服,驯服得适合我们的口味肠胃,让我们终生难忘。回味起悠长的野菜岁月,觉得妈妈劳苦功高,是她们让日子有滋有味,让我们的岁月有希望有盼头。野菜点缀的餐桌,永远有它纯朴的味道,回味悠长。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