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老屋故园
发表时间:2020/7/29 10:25:17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杨广大

我农村的老家是五间土坯房,建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期,算起来已经历了七十多个春秋。

老屋的屋顶最早是用那种粘性较强的矸子土覆盖的,夏天会长许多种草,如鸡爪子草、蚂蚱菜等,害得我们过一段时间就得拔一次草。不过,有草的存在,屋顶因而成了蚂蚱、蝴蝶和鸟儿们的乐园,也成了我儿时的乐园。没有事的时候,我会一个人爬上屋顶抓蚂蚱玩儿。有一种灰褐色蚂蚱,体型较小,属于流线型的那种,飞起来特别灵活。有时看到一只蚂蚱伏在草丛里,我悄悄地靠近,像猫捉老鼠似的,可就在手离蚂蚱只有一尺来远时,它却像箭一般飞走了。麻雀的本事比我大,在我面前蚂蚱的逃生术显得游刃有余、得心应手,而一旦面对麻雀,蚂蚱的逃生术便失灵了。一只蚂蚱若被麻雀盯上了,十有八九是逃不脱的。在屋顶看蝴蝶翩翩的舞姿,赏蝴蝶在草尖悠闲小憩像花一样的静美,我的内心似有蜜水淌过。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家用焦灰捶上了屋顶,防雨和美观效果都比以前好了许多。但是,草没了,蚂蚱、蝴蝶也没了,鸟的影子也消失了,我也因此少了一个童年的乐园。

老屋的窗子是木头做的,上下两扇,木框内是一个个正方形的小格子,上面糊着大白纸,关着窗子时,屋里显得有些昏暗,遇上阴天,屋里朦朦胧胧的,像有月的夜晚。夏天为防止雨水淋湿窗纸,家人在窗沿上挂了一个秫秸帘子,平时卷着,遇到下雨就将帘子放下来。冬天帘子卷起来派不上用场,但帘子中间的筒状空心却成了麻雀的安乐窝。晚上家里的大人有时会蹬上板凳拿着面袋悄悄把帘子的一头套住,用旧棉花或破布条等东西将另一头堵住,然后用木棍敲打帘子,受到惊吓的麻雀逃跑时就钻进了面袋里,成了囊中之物。可能是受爷爷的影响吧,我从小不吃麻雀,以后也不会吃的。我觉得,清晨让麻雀清脆的叫声把我们从梦中唤醒,傍晚让麻雀留一片丽影在心间在梦里,我们的生活不也会多一份情趣多一份美好吗!

后来经过改造,木格窗换成了明净的玻璃窗,窗沿上的秫秸帘子被摘下来,化作了灶堂里的缕缕炊烟和饭桌上的袅袅菜香。阳光撒着欢儿、毫无遮拦、痛快淋漓地照进了屋子,屋里亮堂多了,仿佛换了天地一般,我们一家人的心里也像打开了一扇明亮、宽敞的窗子。屋里亮了,但从此也失去了那种古朴的气息,更缺少了那种朦胧的诗意和神秘感。

老屋后的东侧是一排一房多高的榆树,大约四五棵,宛若美丽温馨的屏风,随着季节的变化而显示出或淡紫或碧绿或金黄或灰褐等不同色彩的图案;西侧是一个小小的枣树林,大概七八棵,高高矮矮的,形状有的如翠竹一样俊秀挺拔,有的若大鸟一样展翅欲飞。春天,我爬上屋顶伸手就可捋下嫩绿微黄的榆钱儿,大把大把地放进嘴里咀嚼,甜丝丝地透着一股清香,尝到的是春天的味道,是幸福的味道,那味道毫不亚于如今精美的儿童食品。整个春天,老屋前的小院里花事不断,最先绽放的是粉红的杏花,杏花像乡下的女人一样直爽、泼辣,做事从不拖泥带水,当其它的花还在探头探脑、东张西望时,她便落落大方、风风火火地开了。花和人一样也是好跟风的,杏花开过,雪白的梨花、紫红的桃花眼一热、心一急,也纷纷登台亮相,一树树若雪似霞,如诗如画,将老屋打扮成了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天天花枝招展,笑容灿烂。

夏天在屋顶可以欣赏到最优美的风景。整个小山村被绿树掩映着,像镶嵌于西山脚下的墨绿翡翠。村子东边的桃花山沉稳刚毅,挺拔俏丽,雨季时有缥缥缈缈的白云笼罩山顶,犹如仙境,那梦幻般的景色,给了我许多启迪和遐想。炎热的伏天,屋里闷热难以入睡,抱着被褥爬梯上房,夜漆黑漆黑的,像用墨染过一般,压抑和恐怖如笼子罩在心头,不远处的树上偶尔传出一声猫头鹰的尖叫,让人毛骨悚然。仰望天空,是那些挂在天边闪闪烁烁的星星,像一双双眼睛微笑着散发出一束束柔而亮的光芒驱散夜的阴霾与恐怖,为我点起一盏盏明灯,抚慰着我稚嫩的心灵。顺着木架爬上屋顶的白玉瓜,摇着肥大的叶子为我殷勤地扇风,院子里的蝈蝈为我唱着柔美甜蜜的催眠曲,在如此佳境里酣然入睡,那种感觉踏实而美妙。

秋天,老屋的周围更是充满了诱惑。枣树成了家家户户无声的炫耀,我家屋后的一棵棵枣树也都挂满了红珍珠,在秋阳映照下熠熠生辉,像节日焰火一样绚丽多彩、婀娜多姿。我爬上屋顶,不停地摘,可劲儿地吃,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于是,秋天便成了我上屋顶频率最高的季节。此时,家里人总是习惯性地把刚刚收获的玉米棒整整齐齐地摆在屋顶上晾晒,金灿灿的玉米垛像戴在屋顶的一顶崭新的帽子,立刻让老屋年轻靓丽起来,浑身透着一种富贵之气。

老屋是一个幸福的爱巢,始终呵护着我们一家。老屋的土炕总是温暖着我的记忆,我儿时的冬天滴水成冰,寒气袭人。俗话说,炕热屋子暖。因而土炕总是被母亲烧得热乎乎的。有时我在外面与小伙伴们玩够了骑“马”杀仗、撞拐、弹玻璃球、打尜等游戏,回到家里,坐在或躺在老屋的热炕上,暖着冻得冰凉的手脚,不一会儿心里就涌起了股股暖流。有一年的冬天,我得了重感冒,发烧烧得迷迷糊糊,整个身子像腾云驾雾一般轻飘飘的,又如散了架似的没有一丝力气,母亲让我躺在热炕头上,给我熬了一碗姜汤,让我趁热喝了,随后给我盖上厚厚的棉被,不一会儿便大汗淋漓,浑身仿佛流淌着无数条小溪,感冒症状竟然减轻了许多,想想姜汤、土炕尤其是母爱也真是有些神奇,仿佛灵丹妙药似的。许多个夜晚,我趴在老屋暖融融的炕上,借着煤油灯的光线写作业;母亲在不停地纺着父亲织布用的棉线,纺车的“嗡嗡”声,像蜜蜂采蜜时哼唱的古老而清新的歌曲,让屋子里飘满了温馨的气息;父亲在用秫秸上面较细的部分订盖帘儿,订好的大大小小的盖帘儿拿到集市上卖,换些零花钱,为苦涩的日子增添一丝温润。煤油灯的光线虽然有些昏暗,但是我却觉得这是世上最明亮、最温暖的光线。我努力学习着,一粒粒知识的种子在老屋里悄然发芽,和在校园里撒下的种子一同成长着。无数个夜晚,我躺在老屋温暖的土炕上酣然入睡,不知做了多少甜甜的梦。如今想来,是老屋、是父母温暖了我的童年生活,支撑了我的风雨人生。

父母早已不在了,而老屋却像一位饱经风霜、满脸皱纹的老人,依旧执著地守望在故园。(文题书法:弋凡)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