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南塔下面曾有座辽代霸州灵感寺
发表时间:2020/10/16 9:49:09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文/纪世新

提及朝阳,人们自然会想到朝阳有三座塔,但很少有人知道朝阳南塔下面曾经有一座颇具规模的辽代霸州灵感寺。虽然它早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但我们依然可以透过资料勾勒其本来模样。

一、南塔下面曾有辽代的霸州灵感寺和两座小塔

史料《灵感寺释迦佛舍利塔碑铭并序》载有“......以精诚有感,故灵应必通,乃敕其寺曰灵感......”南塔石宫出土的《佛舍利铭记》载有“......上兴塔庙,下置石宫......”凡此种种都说明,从辽代统和初年姚汉英任霸州刺吏开始,南塔周围就开始了“灵感寺”的兴建,至辽代天庆年间灵感寺处于鼎盛时期。因此我们把这座史上曾经存在,与南塔相伴而生的佛寺称之为“霸州灵感寺”。

辽金元时期就是一个战乱频繁的时代,考古证实朝阳龙城毁于元灭金的战争,同样霸州灵感寺也是毁于这个时期。辽和金的毁灭,有关霸州灵感寺记忆也就荡然无存,所以,今天的朝阳人虽爱南塔,但却不知霸州灵感曾经的辉煌。

历史上的霸州灵感寺规模庞大,今天的南塔前面曾经有一座铸铁的“重熙铁塔”,后面还有一座“统和舍利塔”(姚汉英建造)。

二、灵感寺及重熙与统和塔的修建

大辽圣宗统和元年,就是评书《杨家将》中常说的萧太后掌握辽国大权那个年代,姚汉英在霸州刺吏任上遇到了一件大事,霸州南门外东南方向发现窖藏,里面藏有被佛家视为珍宝的“两佛舍利”。大辽国以佛教立国,认为两佛舍利现身霸州乃吉兆也。姚汉英闻听立刻带领一番公干人员封锁现场,迎请两佛舍利至大堂供奉并快马速报当时辽国实际掌门人萧太后。此时的萧太后由于政权初定正处于惶恐之中,得知霸州发现两佛舍利这等可以大做文章的好事当然欣喜若狂,于是下旨给姚汉英令其在原址建塔修庙好生供养两佛舍利。

建塔修庙供养佛舍利,这是佛教信徒最感荣耀的功德。姚汉英立即奉旨圈地筹款,在今天朝阳南塔附近兴建霸州灵感寺,在今天发现的南塔石宫位置兴建统和舍利塔(为规模较小的砖塔或木塔)。经过一年多的紧张施工灵感寺塔庙相继完工,并于统和二年(公元984年)四月辛巳朔十一日辛卯丙时举行地宫封闭仪式。

三、霸州灵感寺的极盛时期

辽道宗大安五年(公元1089年),也就是朝阳南塔开工60年、朝阳南塔建成14年后,灵感寺主持紫沙门思整决定筹资对朝阳南塔进行维护修缮。辽恭宗天庆2年(公元1113年),由于朝阳南塔的维修工程已经完工,霸州灵感寺的持续扩建也接近尾声。这时候越发显得辽兴宗重熙15年修建的重熙铁舍利塔有点偏安一隅不太郑重,于是灵感寺的主持们商议决定将“重熙铁舍利塔”迁建到灵感寺的中轴线上,也就是朝阳南塔之南大约60米的位置(今天朝阳市博物馆的中心点)。这是灵感寺自己可以做决定的事务,所有一切照章顺利进行。辽恭宗天庆6年(公元1117年),霸州灵感寺全面建成。从一片荒地上建成一座规模较大佛教寺院以及一座大型十三级砖塔和两座小型舍利塔。

霸州灵感寺从姚汉英在辽圣宗统和元年(公元983年)开始兴建,至辽恭宗天庆6年(公元1117年)共134年,这里供奉着大量的两佛舍利,在辽朝影响巨大。此等大事不可不树碑做传,于是灵感寺紫沙门思整反复恳请大辽尚书都官员外郎、辽西路钱帛判官张嗣初为其提携碑记,为大功告成的霸州灵感寺及朝阳南塔歌功颂德。张嗣初在几番推辞后洋洋洒洒写了存世巨作《灵感寺释迦佛舍利塔碑铭并序》,详细记述了兴建朝阳南塔的缘由及当时的盛景,绝对堪称珍贵的朝阳南塔历史资料。为讨好地方官长,此等鸿篇巨制必然被灵感寺的“掌门人”刻成石碑立于朝阳南塔下,以尽显大辽国霸州之书香豪府之气派。

四、霸州灵感寺极盛而衰

然而“盛极必衰,否极泰来”,这是世间万物都逃不过的规律。正当灵感寺香火旺盛之际,一场变故正悄悄降临。金人和蒙古人先后占领霸州,给灵感寺带来灭顶之灾。

公元1121年,也就是灵感寺全面建成的4年后,朝阳所在的霸州地区被金军占领。公元1211年蒙古击败大金国,长城以外所有土地被蒙古占领,至公元1234年大金在大宋与蒙古的夹击下灭亡。

蒙古统治时候的朝阳地区隶属大宁路,但当时朝阳龙城基本荒废。现代考古挖掘成果证实朝阳龙城南门及城墙均毁于元代,城外的建筑及霸州灵感寺也全部被毁。

曾经红极一时的霸州灵感寺只剩下一座高高的砖塔和一个冰冷的重熙铁塔在风雨中飘摇,而统和舍利塔及灵感寺的其它建筑一道消失得无影无踪......

责任编辑:陈晓杰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