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朝阳名山篇——高峰古城大青山
发表时间:2020/11/13 9:57:06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老海 杜晓红

在朝阳县大庙镇与内蒙古敖汉旗四家子镇交界的地方有座大山,叫大青山,这座山的出奇之处不但因为它是辽西的重要高峰之一,而且它还有座古城遗址。从古今地理交通来看,秦汉时期开始,这里是古代朝阳出西北边塞的一条重要交通线。考古工作者通过对南北两城的考古调查,对大青山城址的地理位置、现存状况、遗迹分布、遗物内涵都有了较为清晰的认定,对城址地形地貌、性质年代等有了进一步的确定,尤其是对城址的用途取向有了新的考证。


大青山属努鲁儿虎山脉中的一座高峰,海拔1153.7米,距离朝阳城40公里。大青山分南北两个城址。北城位于山顶在主峰东南约200米,海拔高1007米,城址南北长约500米,东西宽约300米,现在高约0.2米,当地人称之为下甸子;相对的北城城址位于大青山顶上的北边,海拔高度1066.1米,当地人称之为上甸子,南偏东为双尖山,该城地势较平缓,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约250米,城址西南北面仍存有城墙,高约0.5~1米,用人工石块砌筑,东侧城墙不存。

大青山山势雄峻,广袤数十里,四周悬崖峭壁,中央平坦,惟北面马迷水南沟村有一条蜿蜓小路能通往山内。延着南沟村屯西丘陵脊,南行约一公里半,山中迎面有一柱状峭壁悬崖,高约30米,宽约30米,顶部平坦。右侧方圆约2.5公里为悬崖峭壁,无路可走。左侧方圆2.5公里处也是断壁悬崖,怪石嶙立。履步山脊,攀缘于羊肠小径,至主峰南端的山隘口,隘口两侧为峭壁悬崖,只有一小径能通行人。翻过山梁北行约500米,转过峭壁,谷中豁现平坦,出现长约500米、宽约300米的场地,四周均由峭立山势环抱,这就是传说中的北城。

城内地势平坦,中间被雨水冲击出南北方向的一条沟,在沟两侧的平地上散布着大量的辽代勾纹砖、方砖、瓦、吻兽的残段及建筑构件,还有石磨盘、石碾子等。文化堆积层厚约1~2米,南侧有一条东西方向的石墙,石墙长约200米,是北城最原始的城墙,西南方向有马道及城门的痕迹,城址的西侧有三层台地,每层台地均东西宽约35米,南北长约300米,每层东侧都有巨石砌筑的残墙,台地上可能都是建筑物。城址的北侧有一东西长约百米,宽约50米的台地,台地的南侧是一条人工砌筑的石墙,石墙上下散布有大量的砖瓦残片,还有一石碾盘。平台的西北处有人工砌筑的墙框一排,可能是居住址。

北城的西北角有一处建筑址,地面散布有大量的辽代勾纹砖、方砖,还有吻兽的残段等建筑构件。该建筑址东西长约25米,南北宽约40米。是庙址还是高官居住的豪宅待考。沿着该建筑址往南山下来,有一条马道通向东南侧的山丘,距建筑址南约500米处,发现一平台,平台上有一圆形建筑遗迹,是一处哨所或烽火台,地面发现有青砖和琉璃建筑构件。延马道行东南约500米,在南山丘的半坡上,又发现了一处圆形的建筑址,也是一处哨所或烽火台,再东行约150米,即是南城的西城墙。

南城的城墙清晰,依山势而建,现残存的城墙只有北、西、南三面。北墙,长约250米,其中有一段是原山石利用,宽约3米;西墙长约300米,宽约3米;南墙长约250米,西南处的城墙角保存完好;东侧城墙已不存,只有两级平台,长与城址相等,每级平台宽约30米,长约300米。城址的西侧有一口大井,现已经成为一个大坑。城内散布着大量的陶器残片和琉璃建筑构件,在北城墙的东侧山石上有一个石臼,直径约40厘米,深约35厘米。

城址的西、南、北三面为陡坡,坡上为松林,只有东面为缓坡,呈三级台地。在城址的东侧山半处,有一天然石台,约30平方米,是一处哨所或烽火台。东、北、南三面峭壁约20米,只有西侧与山体相连,应是一处哨所或烽火台,可观东侧数里。在城址东南角的山坡下200米处有一平台,是该城的墓葬区,还有依晰可见的坟茔包,面积约5万平方米,现全部被松林覆盖。

南、北二城址内现存的遗迹、遗物为:城墙、马道、人工堆砌的石墙、平台、水井、石臼、石磨盘、石碾子、瞭望所(烽火台)、墓葬区、沟纹砖、布纹瓦、粗绳砖、板瓦、筒瓦。采集的遗物有:陶器、瓷器残片和建筑构件三类。

2005年,朝阳县博物馆派出工作人员对大青山城址进行考古调查,带回一些实地调查的遗物。2008年第三次文物普查开始后,朝阳县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再次对大青山进行实地调查。此次虽未进行考古发掘,但通过对南北两城的实地调查,对于大青山城址的分布范围、遗迹结构、遗物内涵,有了较为清晰的认定,对城址的地形地貌、性质年代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特别是对大青山城址的用途取向有了新的考证。

在大青山城址调查中发现,有少许的夏家店上层文化陶片,虽数量不多,但足以能够证明大青山城址在夏家店时期就已经有人类在此活动;大青山关塞这两座交通隘上的古城遗址保存着汉代至辽代的遗物。证明至少从汉代以来,这两座大青山上的关城是屏障“柳城”(朝阳)西北召都巴古城和大庙“土城子”的重要交通关塞。在2005年、2008年这两次普查中,由于没有进行地下考古发掘,只发现城址地表散布有大量辽金时期的砖、瓦、陶、瓷残片,并没有发现汉代的遗物,因此暂时没有足够证据来证明,在汉代大青山上就已经建有城址。故把这两座城址认为是“重要交通关塞”的说法暂时并不能够成立。从古今交通地理来看,汉代位于辽西郡大凌河中游的朝阳(汉称柳城)西北出边塞去往右北平郡北部及内蒙古草原地区或进入柳城,只有经召都巴汉古城、土城子汉古城、越过松陉岭(大青山)这一条交通线才能够到达。所以暂定为汉代一条柳城西北通向右北平郡西北边塞及内蒙古草原的“重要交通之路”较为合理。通过散落地表辽、金时期的遗留物,将城址的时间应暂定在辽、金时期。因此,大青山作为西北方向的古代交通线,应始于西汉时期;若作为戍边军事隘城,应暂定为辽、金时期;在辽代的各建制中没有查到有关大青山城址的记载,但是关于城址所在的“大青山”却在众多史料中有记载,这一点说明大青山城址所处位置的重要。

大青山城址的布局很符合辽、金时期山城的建筑特征,即:保留有夯土城墙、城内有房址、水井、窖址、烽火台(瞭望所)及各种辽、金文化遗物,还具有依山而建、易守难攻、利于防守、又是交通要道的特点。通过遗址地表散布的大量辽代陶、瓷器残片和砖瓦建筑、琉璃构件及少量的金代残片,恰恰说明在辽、金时期此城址是被使用的,而且正处于繁荣时期,因此大青山城址应属于一处辽金时期建筑城址。另据《塔子沟纪略》收录元统三年《兴中州达鲁花赤也先公平治道涂碑》的内容知“元统甲戌年”曾修缮过。元统甲戌年是元统二年(公元1334年),元惠宗妥懽帖睦尔时期,属于元晚期。由此来看,此城至少在元中期以前还是存在的,极有可能在元代后期以后废弃。故推断大青山城址应兴于辽、金时期,荒废于元晚期。

值得深思的是,在这座城址内琉璃构件的出现是值得注意的考古现象。在古代封建社会,由于封建等级制度,色彩的使用是有着严格限制的。如宋代有“凡庶人家,不得施五色文彩为饰”;明代有“庶民居舍,不许饰彩色的规定”,因此只有宫殿、庙坛和府第建筑才能施用这种金碧辉煌的色彩,而一般的民居住宅是不可以使用的。六世纪上半期,北魏宫殿已使用琉璃瓦,宋、金宫殿也逐步使用黄、绿各色的琉璃屋顶。在朝阳地区古代城址中出现琉璃瓦构件,还是较为少见的,说明大青山城址建筑级别还是比较高的。此城是否为宫殿、庙坛或高官府邸、还是草寇占山为王随意所建。史料均无记载。

通过城址内的遗留物:烽火台、建筑遗址、琉璃构件、大量砖瓦陶瓷残片,将大青山城址可推断为是一处屯兵、戍边的关隘城。因为城外建有烽火台,而且城址又远在边塞隘口上,所以可以定为是一处军事防御性的城址;可以是土匪、草寇占山为王所建,为彰显奢华、房屋的金碧辉煌而随意使用琉璃构件所建;可以是一处高官的府邸。告老还乡或是为躲避战乱,而身居深山,天高皇帝远,无人管辖,而建有琉璃瓦的豪宅;也可为庙坛。在古代对宗教的信仰是非常受推崇的,官方规定,庙内允许使用琉璃的建筑。但作为庙坛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城址内并没有发现与供奉有关的遗物。

关于以上推测能否成立,还需具体考古勘探。虽然推测种种,但无论何种原因建立山城,又如何被废弃,大青山城址都会因其所处地理位置险要、地表文化堆积层厚实,而极具历史、科学研究价值。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