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朝阳清代太湖石探源
发表时间:2021/1/8 10:46:16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孙超


背景提示:太湖石为我国古代著名的四大玩石之一,因产于江苏太湖而得名。太湖石的特点是多玲珑剔透、层峦叠嶂之姿,宜作园林石等装饰。我国很早就开发利用太湖石,五代后晋时代开始有人玩赏,到唐代开始特别盛行。白居易曾写有《太湖石记》专门描述太湖石,作于宋代的我国第一部论石专著《云林石谱》中也专门有记载。

园林用的太湖石,并非天然石,需有一个加工制作过程。宋赵希鹤《洞天清录》对其记之颇详:“太湖石,出平江太湖。土人取大材或高一二丈者,先雕刻,置急水中舂撞之。久如天成。或用烟熏,或染之色,亦能黑 。有声宜作假山用。”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著名太湖石有苏州留园的“冠云峰”、上海豫园的“玉玲珑”等园林名石。

事实上,朝阳市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也曾经有一块规模颇巨的太湖石,装点着这座自421年慕容氏在“龙山之西、柳城之北”开始创立的三燕古都。


佑顺寺大殿之前曾立太湖石


朝阳在清代时期曾有一处历史流传下来的太湖石。《塔子沟纪略》“太湖石”条目云:

南塔之前有四石壁立,人称为太湖石。其小者,一高五尺五寸,宽三尺九寸;一高五尺四寸,围圆五尺三寸;一高四尺五寸,宽二尺三寸。其大者,一高七尺,宽四尺五寸。孔窍玲珑,颇为奇异。佑顺寺住持将三小者,皆移立于寺内,大殿之前。独此大者,经数十人推挽之而不能动。乾隆十九年(1754年)岁次甲戌秋冬间,巡检新署告竣,巡检于世宁知而祭告之,令十余人顷刻移动,随命壮夫数十人,舁而立于署庭院中,迄今巍然可观。

《塔子沟纪略》作为朝阳的第一部地方史志,为塔子沟厅理事哈达清格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修繤。书中详细交代了朝阳太湖石所在的位置、数量及其传奇经历。南塔、佑顺寺至今犹存,且相去不远。而太湖石在朝阳的最终落脚地“巡检新署”,以及当事人“巡检于世宁”,于今则“凤去台空江自流”了。

查阅《塔子沟纪略》可知,乾隆十八年“添设三座塔巡检一员,管理土默特两旗事务。”三座塔即今朝阳市,因城内有南、北、东三塔而得名。这是继乾隆十三年“三座塔设立理藩院司员一员,管理蒙古民人交涉细事”之后,在历有明一代直至清代早期,第一次在辽金元兴中府(州)古城设立政府机构。

“巡检于世宁”是三座塔巡检署的第一任巡检。巡检具体设置于“乾隆十八年六月初一日”,于世宁在乾隆十九年正月二十五日奉调抵任,六月初八日始在三座塔城内建造衙署,八月十八日告竣。于世宁事迹,除了哈达清格说他在“巡检新署告竣”后,将位于南塔前的最大块太湖石,移至“署庭院中”之外,其他事迹则不为《塔子沟纪略》所记载。

另据《承德府志》,乾隆四十年(1775年),朝阳县三座塔厅又在辖下的鄂尔土板设立了巡检兼典史署。署内设巡检官一员,正九品级,年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于世宁经手建成巡检署,并充任鄂尔土板第一任巡检。这说明于世宁应该是在三座塔巡检署巡检任上,从乾隆十九年一直干到乾隆四十年,即做了二十一年的三座塔巡检署巡检。鄂尔土板(也叫板街),蒙语之意是有山丁子树的村庄,因其周围山上长满山丁子树而得名。它位于奈曼旗的南部,现青龙山镇古庙子村。他在鄂尔土板任职仅一年,事实上是不足一年,因为第二任巡检江万锦,也是在乾隆四十年(1775年)这一年到任的。其后于世宁何去何从,则不得而知。

那么,当年的这四块太湖石到底有怎样的来历呢?《塔子沟纪略》没说。而《阅微草堂笔记•滦阳续录记》或可破此谜底。


纪晓岚曾经关注朝阳太湖石


《阅微草堂笔记》是历史上一部著名的笔记体小说,作者为《四库全书》总纂官的纪昀纪晓岚。纪昀(1724年-1805年)清代学者、文学家。字晓岚,一字春帆。直隶(河北)人。乾隆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死后谥文达。《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昀晚年的遣兴之作。有《阅微草堂笔记》五种:《滦阳消夏录》六卷,《如是我闻》、《槐西杂志》、《姑妄听之》各四卷,《滦阳续录》六卷,总名《阅微草堂笔记五种》,后通称《阅微草堂笔记》。创作时间从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至嘉庆三年(1798年),历时近十年。嘉庆五年他的门人盛时彦合刊印行。

纪晓岚秉有“大旨期不乖于风教”、劝善惩恶的思想,“追录见闻”、“时作杂记”而成此书。内容以妖怪鬼狐为主,凡关乎地方风情、宦海变幻、诗词文章、典章名物、医卜星相、奇情轶事均有记述。书中诸事或亲身体历,或来源自于上起祖辈、官员、师友,下至晚辈、仆人、士兵等,取材相当广泛。其范围遍及全中国远至乌鲁木齐、伊宁,南至滇黔等地。其中有朝阳的故事三则,均收在嘉庆三年(1798年)创作的《滦阳续录》部分。这三则故事,有一则是纪昀表弟安中宽所讲的“戴笠人”救鹿的故事,另两则是金巡检所讲的“樵者”斗虎故事和太湖石的旧事。其中前两则在前文已引录,关于太湖石一节,摘录如下:

金巡检又言,巡检署中一太湖石,高出檐际,皴皱斑驳,孔窍玲珑,望之势如飞动,云辽金旧物也。考金尝拆艮岳奇石,运之北行,此殆所谓“卿云万态奇峰”耶?然金以大定府为北京,今大宁城是也。辽兴中府,金降为州,不应置石于州治。是又疑不能明矣。

又相传京师兔儿山石,皆艮岳故物,余幼时尚见之。余虎坊桥宅,为威信公故第,厅事东偏一石高七八尺,云是雍正中初造宅时所赐,亦移自兔儿山者。南城所有太湖石,此为第一,余又号孤石老人,盖以此云。

金巡检,纪晓岚未载其名,想必是忘掉了。据《塔子沟纪略》,塔子沟厅当年有一位第六任巡检,名叫金曰廉的,为浙江绍兴府山阴县人。但依据《塔子沟纪略》中关于太湖石的记载,这位金巡检当为三座塔巡检。塔子沟厅,清乾隆三年置,治所即今凌源,辖朝阳。《阅微草堂笔记》在记述“樵者”斗虎故事时,说金巡检乃“裘文达公之侄婿,偶忘其名。”裘文达者,叫做裘曰修,纪昀的受业师,二人关系甚密,也是一位清代大学者。乾隆己未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官至工部尚书,加太子少傅。文达是他故去后皇上赠与的谥号,有《裘文达公诗集》传世。纪晓岚卒亦谥“文达”,可见二人旨趣与成就相当。《阅微草堂笔记》多处载入他的故事,其中在《如是我闻》部分曾引有裘文达的一句话,说“裘文达公尝曰:使人畏我,不如使人敬我。敬发乎人之本心,不可强求,惜此鬼不闻此语也。”于此,可略见其本心。

纪晓岚热衷太湖石,从文中交代的“虎坊桥宅”一节,即可见一斑。兔园在北京西苑之西,是元代隆福宫西御苑的基础上改建而成。园中的叠石假山叫“兔儿山”。明马汝骥《西元集》记载:“从南台绕西堤,过射苑,有兔园,其中叠石为山,穴山为洞”,因此得名。“威信公”即抗金英雄岳飞的第21代孙岳钟琪。纪晓岚在这里居住约30年,十分中意这块太湖石,不独称誉它“南城所有太湖石,此为第一”,而且又为此“号孤石老人”。这里可以看出,这位满清第一大学士之所以关注朝阳的太湖石,并推测它为“卿云万态奇峰”的原因了。

文中的“巡检署中一太湖石”,就是哈达清格所说的那块太湖石。金巡检判定它是“辽金旧物”,应该是为当时所普遍认同的。纪昀对此未置可否,而就其来处,他为此做了一番考证:“考金尝拆艮岳奇石,运之北行,此殆所谓‘卿云万态奇峰’耶?”艮岳,乃宋徽宗在开封城所建御花园的名称,极尽奢华,其建造之时民众大受其苦,是以多种典籍均载其事。


哭泣的北宋御花园太湖石


宋徽宗所建的艮岳,乃北宋人民心上的痛。

宋徽宗,名赵佶(1082年-1135年),在位25年,宋朝第八位皇帝。1126年12月金兵南下攻破汴京,金帝废宋徽宗与子赵桓为庶人,次年将徽、钦二帝押送北方,徽宗最后受折磨而死,终年54岁。

1100年,宋徽宗即位。《大宋宣和遗事》卷二十记载:“是年,诏户部侍郎孟揆董工增筑岗阜,取象余杭凤凰山,号做‘万岁山’。多运花石妆砌。后因神降,有‘艮岳排空’之语,改‘万岁山’名做‘艮岳’。

“后四年,始成。御制记文,凡数千言。有金枝产于万岁峰,改名‘寿岳’。其门号为‘阳华门’,两傍有丹荔八十株;有大石曰‘神运昭功’立其中。旁有两桧:一夭矫者,名做‘朝日升龙之桧’;一偃蹇者,名做‘卧云伏龙之桧’;皆玉牌填金字书之。岩曰‘玉京独秀太平岩’,峰曰‘卿云万态奇峰’”。

宋人张淏《艮岳记》说:“又有大石二枚,配神运峰,异其居以压众石,作亭庇之,置于寰春堂者,曰玉京独秀太平岩,置于绿萼华堂者,曰卿云万态奇峰。括天下之美,藏古今之胜,于斯尽矣。”

《艮岳记》不仅记述了“艮岳”建造的因由,还描述了建造之苦:“时有朱勔者,取浙中珍异花木竹石以进,号曰‘花石纲’,专置应奉局于平江,所费动以亿万计,调民搜岩剔薮,幽隐不置,一花一木,曾经黄封,护视稍不谨,则加之以罪,斫山辇石,虽江湖不测之渊,力不可致者,百计以出之至,名曰‘神运’,舟楫相继,日夜不绝……”

朱勔,苏州富商朱冲的儿子,《宋史》列传中名列佞幸。因其父子得到蔡京、童贯的重用,因此在朱勔主持徽宗设立在苏州的应奉局任上,狐假虎威,为霸一方,苏州应奉局被称为“小朝廷”。他们利用搜寻奇花异石的机会,敲诈勒索、大肆搜刮民财。这些搜集来的奇花异石都作为贡品,用运粮的船只装运,每10船组成一“纲”,经过运河、淮河、汴河,源源不断地运往京城开封,称为“花石纲”。方腊起义时,即以诛杀朱勔为号召。钦宗即位,将他削官放归田里,终被斩首处死。

《金瓶梅》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守孤灵半夜口脂香”犹云:“朝廷如今营建艮岳,敕令太尉朱勔,往江南湖湘采取花石纲,运船陆续打河道中来。头一运将到淮上。又钦差殿前六黄太尉来迎取‘卿云万态奇峰’──长二丈,阔数尺,都用黄毡盖覆,张打黄旗,费数号船只,由山东河道而来。况河中没水,起八郡民夫牵挽。官吏倒悬,民不聊生。”从这里可以看到宋徽宗修建“艮岳”之荼毒之苦,留给后世的切肤之痛。“‘卿云万态奇峰’──长二丈,阔数尺”,已经成为人们永恒的历史记忆。


太湖石是继徽、钦二帝之后流落北方的


1127年金帝灭掉北宋,将徽、钦二帝押送北方,遍尝苦果。不久宋徽宗苦心经营的御花园艮岳,也随之拆毁,步二帝后尘,流向北方。

“熙宗天会十五年(1137年),罢刘豫,置行台尚书省于汴”(《金史》卷55《百官志》),贞元元年(1153年),又将开封府正式定为南京,直到天兴二年(1233年),都尉崔立在汴京城内发动“壬辰之乱”,以汴京降元止,金政权据有开封即汴京历有近百年。期间金在北京修建都城中都,金贞元元年(1153年)完颜亮(即海陵王)正式迁都,改辽南京为金中都。金中都的御苑建设不仅大部摹仿宋京汴梁,并拆运其艮岳山石用于中都的御苑。

今天可以证明太湖石最早北迁的史料已不多,且已无准确记载,大略有:《国朝宫史》谓北京琼华岛“踞太液池中,奇石叠垒而成,皆当时辇致艮岳之遗也。”《金鳌退食笔记》:“余历观前人记载,兹山(琼华岛)实辽、金、元游宴之地,明时殿亭皆因元旧名,其所叠石巉岩森耸,金之故物也。或云本宋艮岳之石,金人载此石自汴京至燕,每石一准粮若干,俗称折粮石。”又王直《游西苑记略》称,万岁山“奇石垒成,相传金人取宋艮岳石为之,至元增饰加结构焉。”等等。

朝阳当年的四块太湖石为开封之艮岳山石,应该是没有争议的。这几块太湖石,在金代时期先由开封运抵北京,其后辗转由北京运抵朝阳。但是,至于它为何到朝阳,期间经历了怎样的故事,以博识广闻如纪晓岚者,于二百年前也未能解释和考证。因此要回答这个问题,恐怕要留待后人了。

清代浙江鄞县人陈康祺,在他光绪年间的初刻本《郎潜纪闻》中,对流落在朝阳的这块艮岳之石依然情有独钟。在该书《郎潜纪闻初笔》卷八的“庆云石”条下云:

滦河三座塔,地有石,名庆云,万态奇峰,盖宋花石纲之遗,艮岳物也。前明曾移植琼花岛,不知何时迁置塞外。乾隆间,纪文达公以编校阁书,于役至此,始访得之。

“滦河三座塔”,当作“热河三座塔”。“琼花岛”,元人陶宗仪《辍耕录》说:“万岁山在大内西北、太液池之阳。金人名琼花岛,中统三年修缮之。其山皆以玲珑石叠垒。峰峦隐映,松桧隆郁,秀若天成”。这里的“万岁山”,同清代称之兔园的“隆福宫西御苑”,均为元大都城中的皇家御苑。

陈康祺这则短文沿用旧说,只是在叙及“纪文达公”得此信息的来由上,与《阅微草堂笔记》略有出入。事实是纪昀并非来过朝阳(即三座塔),而是从“金巡检”那里“访得”的。而“金巡检”的话,是有《塔子沟纪略》为佐证的。据《塔子沟纪略》,纪昀得此消息的时间应在“乾隆十九年(1754年)岁次甲戌秋冬间,巡检新署告竣”之后。

朝阳四块太湖石从金代至清初,数百年间始终无闻于史乘,仅在哈达清格的笔下偶露峥嵘:“佑顺寺住持将三小者,皆移立于寺内,大殿之前。……巡检新署告竣……舁而立于署庭院中。”从纪晓岚嘉庆三年(1798年)著录《滦阳续录》之后便不知所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修建朝阳人民公园时,从南方购入太湖石建造了一处石山,颇壮观瞻,但就其规模和壮丽程度来讲,已经迥非当年的“卿云万态奇峰”了。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